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8号码期期准九龙心水 > 正文
8号码期期准九龙心水

余则成回到故乡却与女儿擦身而过翠平讲述了女儿名字的来历

发布时间:2022-09-06

  炒米版《潜伏》结局猜想,增删修订版第1集,共30集。全文2237字,阅读预计3分钟。

  1988年10月,白发苍苍的余则成从台湾借道香港回到了大陆,从北京回到了故乡易县。少小离家,自从1930年去北平求学,1937年准备出国留学,却误打误撞在上海参加了军统特训班。1949年初和吴敬中一起飞往广州开会,结果飞机去了台湾,已经整整58年没有回过家乡了。

  家乡已经几乎没有任何熟悉的面孔了,但他知道翠平一定在等他。可是人海茫茫,找寻实在不易。翠平不可能永远抱着孩子,站在山岗上,去眺望海峡的那头。

  接待余则成的易县有关部门的负责人是一个近40岁的中年妇女,名字叫陈蓝平。陈蓝平的年纪和余则成离开大陆的时间相当,所以并不认识也不可能认识这个已经化名叶已远的余则成。

  根据他提供的证件材料,名义上是一个台湾的香料商人,当时易县的崖柏并不十分出名,偶有一些沿海商人会来易县收料子,但是台商来内地的还很稀罕。毕竟易县相对于沿海,仍然显得闭塞。

  谈到木料和香料,他倒也侃侃而谈,毕竟根据资料,他应该是一个高山族的林农,这辈子应该没少跟木材、香料打交道。但是他似乎也没有打算进料子或者投资工厂的意向,反而批评了一通,过于开发崖柏,导致环境恶化之类。弄得

  所以当余则成话题一转,问陈蓝平,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王翠平”的人的时候,陈蓝平警觉地问道:“你以前来过大陆?”余则成则回答:“我在台湾的一个好友让我打听的,说她是易县的。”

  听到他如是说,陈蓝平放下了警惕。毕竟这些年来,十万国军老兵回大陆探亲。虽然到河北地界的并不多,碰到回来做生意的,托人打听个家属啥的,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陈蓝平似乎也不知道王翠平这个名字。不过她还是耐心地带着余则成去了公安局户籍科去翻阅了大量的资料,终于在全县找到了3个叫王翠平的,其中2个早死了,一个才7岁。因为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里,翠平这个名字已经不再流行,取而代之的如卫红、抗美这类的,动不动同名地就成百上千。

  这个结果显然让余则成十分失落。于是凭着记忆,去了一趟自己的老家。但是由于修水库,那一片早就拆掉了,一点记忆的影子都没有了。

  三天时间到了,余则成不无遗憾地踏上去北京的路程。在北京呆了一天后,他又去了天津。当年老林森路保密局的旧址仍在,但早就物是人非了,而同元书店早就没影了。余则成去烈士陵园,并没看到左蓝的墓。他突然有个荒诞的想法,如果在大马路上,有人把自己认出来多好,哪怕是厄运。

  自从1950年和组织失去联系之后,整整38年,他改名换姓,被吴敬中“雪藏”在台中的八仙山林场,直到吴敬中临终前,再度让自己走到台前,可是一切都变了。而那个余则成由于身份暴露,在两蒋时代被全台通缉。

  在天津仅仅呆了两天,余则成飞往了广州,在那里或许还有其他熟人或者组织的消息。曾经穆家的酒厂早已经公私合营了。解放后穆连城的侄子和吴敬中的小舅子都曾经就股权转让来过大陆,那里或许能翻出故人旧事。

  而就在余则成离开天津去广州的时候,在易县的陈蓝平放假回家去看望早已离休在家的母亲陈桃花的时候,讲起了这个稀罕的故事。一个台湾商人受人所托,到易县找一个叫“王翠平”的女人。

  听到“王翠平”这三个字的时候,陈桃花手里的盘子“啪”地一下掉在了地上。她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失声道:“他还活着,他还活着。”陈蓝平从未见过母亲如此激动,不禁疑惑道:“妈,你认识王翠平?”

  陈蓝平和母亲陈桃花的关系并不特别好。因为她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亲,跟着母亲姓,母亲拉扯他一辈子没有再结婚。在她眼里从小到大,母亲一直是一个强悍的人,一直到1984年离休,很多同事都怵这个女民兵队长出身的陈桃花。

  每次陈蓝平问到自己的父亲是谁的时候,陈桃花只是告诉她,她的父亲是一名烈士。可是烈士陵园里却从未见过父亲的墓碑,甚至父亲叫什么名字,都没有。

  可是陈蓝平却从别人那里听到自己的父亲是一个特务,母亲也那几年里也曾因此受到了很大影响。

  到底谁的口中的父亲,才是自己真实的父亲?每次问,陈桃花除了沉默,就是吼陈蓝平。

  陈蓝平没有兄弟姐妹,而相对于其他人家七八十来个兄弟姐妹,陈蓝平觉得非常失落。陈蓝平吃过很多苦,但同时也养成了和母亲陈桃花一样倔强的性格。

  1968年,高中没毕业的陈蓝平曾经喜欢过一个到易县农村插队的知青,在母亲陈桃花的干预下,无疾而终。后来1977年恢复高考,考到了北京的大学,本打算留在北京工作,一辈子再不回易县。

  结果又是陈桃花赢了,她被强行分配回了易县。而且刚进政府的时候,还被刻意调剂到了民政部门下面的侨办。陈桃花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似乎比其他人关心台湾方面的动向。陈蓝平甚至一度认为母亲有特务倾向,向组织汇报过,但是最终不了了之。

  陈桃花和陈蓝平之间总是掐,但是却对戴眼镜小眼睛的女婿非常认可。小眼睛丈夫做事非常有条理,非常细心,脾气很好,特别会照顾人,婚后生活还算幸福。

  但真正让陈桃花认可的是,小眼睛丈夫为了陈蓝平,放弃了北京大城市的工作,跟着陈蓝平调到易县的报社工作。

  此刻,满头白发的陈桃花的手不停地颤抖着,眼泪一下子从两颊迅速滑落下来,淡淡说道:“你不是一直问我你的父亲么?”

  陈桃花跟女儿讲起了她名字的由来,“蓝平分开来就是左蓝和翠平。翠平就是陈菊花。你的父亲叫余则成。”

  “余则成是谁?左蓝又是谁?”陈蓝平多年的疑问似乎即将得到回答,陈菊花很快陷入了回忆。

  第二天,陈蓝平赶紧带着陈桃花去找叶已远的相关信息,长途电话打到北京后,得到的消息是已经离开。然而陈桃花却说:“不找了,不找了,他活着就好。”